纸上作品

搜寻

你对你的纸上作品的评价和油画一样高吗?
老实说,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做到这点。一直到1976年我才允许自己创作小幅作品,在那之前我坚持自己所创作的所有作品都必须有理论基础。那种理论并不完全正确,但我当时经常这么相信。纸上素描或绘画一般都比画布上的创作来得冲动一点,因为比较不费力,同时如果你不喜欢自己画的东西也很简单,扔掉就是了。但大型画布上的创作就比较耗时耗力。我觉得纸上作品的直接性会导致随机和技艺的展示,这些完全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Interview with Anna Tilroe, 1987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92


如自画像一样,最早的水彩画也是在德累斯顿期间创作的吗?
那是在美院以前,我17岁时的事。当时我画了很多水彩,但进了美院之后,学校教画素描和油画,但不教水彩。我也不记得当时有什么人画水彩。

Interview with Dieter Schwarz,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31


水彩被视为比较次级的媒介吗?
水彩不列入传统教学中,传统教学让学生用炭笔和铅笔画,之后画油画,一开始是小型的油画素描,接着画稍大的习作,最后作画大型油画。

Interview with Dieter Schwarz,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31


1977年底和1978年初时,你完成了最早的一系列水彩完成,有没有什么外在因素促使你比较投入于这种媒介和技巧的创作?
那是当时最合适的媒介,同时也是在Davos为期两周假期的借口,小幅水彩在饭店房间里很容易画。

Interview with Dieter Schwarz,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33


事实上,如果没有艺术商Fred Jahn的帮助,我大概没办法自己跨越对纸上作品的保留态度并展出这些作品。除此之外,也因为经过十年之后,我对水彩也有了不同的看法。至少和后来的画放在一起看,水彩画对我而言也变得比较可以理解。

Interview with Dieter Schwarz,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35


画油画单纯是种日常作息,是名正言顺和专业的工作,但画水彩时我可以比较自在地抒发自己的情绪和精神。

Interview with Dieter Schwarz,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41


你多数的水彩作品以日期代替标题,但这些日期又不一定反映实际的创作日期。
创作年和月是正确的,但日就不一定了,不过这一点是我在写下日期的当下才意识到的。

Interview with Dieter Schwarz,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p. 341/342


水彩作品中几乎没有根据相片或模特创作的写实或具象画。
因为抽象画比较有意思,也比较快,效果和最初我在暗房冲洗相片时的狂热类似,自己从无到有创造出来的一种东西,只需要观察,并在适时机加以干涉即可。对冲洗底片而言是停止这个过程继续进行,对水彩画而言则是关于做出决定,而不是真正的创造出什么东西。

Interview with Dieter Schwarz,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42


Winterthur展览里是你所有素描作品第一次完整呈现,并且附带有一本这些作品的目录,在这之前我几乎很少见到过里希特的素描。
我也很少见到。不象摄影或有限复制品,我从来不曾详细纪录、编目或展示素描作品,偶尔我卖几张素描,但从来不曾视自己为平面艺术家。但这些作品因为这次展览的缘故而对我变得比较重要,我发现这些素描或速写也蛮有意思的。

Interview with Stefan Koldehoff,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53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