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镇景和海景

搜寻

风景系列画作的相片是你随机挑选的,或者是某些特定地方的相片?
是我在不同地方沿途拍照时所发现的一些特定地方的相片,我是刻意去拍照的。

Interview with Dorothea Dietrich, 1985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46


当然啦!我的风景画作并不仅仅是优美或怀旧,它们带有浪漫主义或古典意味的失乐园的暗示,但最重要的是,我的风景画是‘不真实的’(即使在我无法找到一种表达这种‘不真实’的方式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我这里所说的‘不真实’是指我们看待自然时的那种特意美化的方式,任何一种形式的自然都是反人性的,因为自然不讲求意义,也没有同情和怜悯,自然既无知也无智,是人类的绝对对立面,是彻底的非人性。

Notes, 198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58


那么高山系列画作和镇景画作呢?
那些是我不想继续画写实的相片画后才画的,那时的我想脱离明确、易解且有限的叙述模式,所以很受那些沉寂的城市和阿尔卑斯山吸引,这两种东西基本上都是残垣断壁、了无生机的。那是想表达一种比较具有普遍性内容的企图。

Interview with Benjamin H. D. Buchloh, 198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74


但我作画时心中并非完全没有特定的想法,以我的风景画为例,在我看过的景象中,被我拍照纪录的只有其中的十万分之一;而在我拍下的照片中,被我拿来作画的还不到其中的百分之一。换句话说,我总是在寻求某种特定的东西,由此推论,我作画时的确知道自己想要画些什么。

Notes, 198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63


我现在再回头看镇景画作时,觉得它们好像真的让我想起战乱中德累斯顿的各种败坏景象。

Comments on some works, 1991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262


几乎所有的海景系列画作(其中有很多都放在图集里)描绘的都是拼贴的主题。海和云的部份来自不同的相片,然后拼贴成一个单一的图像。其中成功的画作都可以归结到一点,就是在组合的图像中找到一种恰如其分的意趣和气氛,比方说有两张画,我在那里使用了同一个海洋图像的不同两半[CR: 244, CR: 245]。虽然我自己不太喜欢它们,但是George Maciunas来找我时说这两张画非常好,所以虽然我自己觉得它们装饰感很强,但我还是将它们留下了。

Comments on some works, 1991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263


我觉得浪漫主义时期非常有意思。我的风景画作与浪漫主义有关联,有时我有一种真实的渴望,想受到这个时期的吸引,我有一些画作就是向Caspar David Friedrich致意而创作的。

Conversation with Paolo Vagheggi,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48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