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画作

搜寻

(大约八年以前)当我刚开始将一些画布全部涂上灰色时,我并不清楚自己要画些什么,或者有什么可以画的。一开始我觉得如此卑微的开端肯定无法创造出任何有意义的作品。但时间久了之后,我发现这些作品的灰色表面有质量的差异,同时作品并没有泄露出当初创作时背后的负面动机。这些作品让我懂得,透过对个人困境的整理和归纳,这些困境也同时获得了解决。

From a letter to Edy de Wilde, 23 February 1975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91


灰色,它并不携带任何一种声明或立场,它既不激发情感,也不挑逗联想,它既没有特别的可见度,也没有特别的不可见度。灰色的不起眼让它像照片一样可以居中斡旋,具有如幻像般彰显主题的能力。灰色具有其他颜色所不具备的一种能力,一种彰显‘无形’的能力。

From a letter to Edy de Wilde, 23 February 1975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92


对我而言,灰色是唯一一种称得上是冷漠、不带立场、没有意见也没有形状的颜色。但是灰色正如同无形和其他事物一样,只能以一种想法的形式存在,所以我只能创造一种既代表灰色,却又不是灰色的微妙颜色,而这幅画也因此是一个特定的区域,混合了虚拟的灰色和可见的灰色。

From a letter to Edy de Wilde, 23 February 1975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92


你如何将‘未经处理(untouched)’这个观念运用到你的艺术里?
那是一种理想状态。以灰色画作为例,这些彻底单色的涂了灰色的表面来自于一个动机,或者说是由一种负面的状态造成的,一种和绝望、沮丧这类东西有很大的关系的状态。然而这种状态最终还是要掉过头来,发展成一种形式,使这些画作具有一种美。这里指的不是一种自在的美,而是一种严肃的美。

Interview with Christiane Vielhaber, 198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91


灰色画作所用的颜料是事先调好之后,再用不同的工具涂到画布上,有时是一个滚筒,有时是一把刷子。画了这些画之后,我有时会觉得这个灰色还是不太令人满意,然后我会再涂上另一层颜料。

Comments on some works, 1991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264


你在过去几十年来经常创作一些灰色的画作,能说明一下这种情况吗?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选择灰色肯定是受到相片画的影响,这当然也和我觉得灰色是个很重要的颜色有关,因为灰色是唯一一种冷漠事不关己、中立、保持静默,同时也很绝望的颜色,换句话说,对存在和影响自己的的各种状态而言,以及对我们想寻找一种视觉表达的状态而言,灰色是很重要的颜色。

Interview with Jan Thorn-Prikker, 2004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478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