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

搜寻

谈论绘画并没有什么意思,用语言表达一个事物已经就改变了这个事物,因为你必须建构出可以用言语叙述的性质,忽略无法言表的面向,而这些无法用言语捕捉的面向通常都是最重要的。

Notes, 1964-65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5

什么原因让你采用这种客观的画法?
我想每个人的开端都是一样的,你先看到几件作品,然后你也想用和它们同样的方式来做,因为你想了解你所看到的,具体的东西,想画这些东西。然后你渐渐明白,你根本不可能表现现实,你所创作的东西除了它自身之外并不表现其他什么东西,创作出来的东西自身就已经是现实了。

Interview with Rolf Schön, 1972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59


我们必须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事,必须从内心开始投入,然后才能画画。一旦画到入迷,你便开始相信你可以透过绘画对人类形成某种影响。如果缺乏这种热烈的投入就没什么好画的,那样最好就别画,因为画画归根就底是件彻底愚蠢的事。

Notes, 1973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70

谈论绘画和现实之间的关系对你而言是不是一个虚论?你觉得画的自身是一种现实吗?
经验已经证实了一件事,所谓写实画,比方说风景画,和抽象画之间并没有差异,它们对观赏者所造成的影响基本相同。

Interview with Irmeline Lebeer, 1973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83


我不相信画所呈现的现实,所以我改变风格如同换件衣服一样容易,不过是掩饰自己的一种方式罢了。

Interview with Bruce Ferguson and Jeffrey Spalding, 1978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07


画画是为非视觉和难以理解的东西做一种类比的动作,给它一种形式,将它拉近到可以理解的距离。所以好的画作是难以理解的。创作一件难以理解的作品和说废话彻底不相关,因为废话基本都是可以理解的。

Notes, 1981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20


绘画关注的是形似,这和其他艺术形式不一样(当然也包括摄影)。
画家看到东西的形貌,并试图重新制造这个形貌。换句话说,画画并不是要再创东西和物像自身,而是它的形貌。这种人为创造的形貌并不指涉任何物件,因为它检视的是和某个物件相关的一种形貌,而不是物件自身。

Notes, 198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215


绘画是传统的,但对我而言这并不代表学院。我有画画的需求,我爱画画,这对我而言是自然而然的事,就像弹奏乐器之于某些人一样。也因此我寻求和我的世代相关的主题。摄影对我而言也是一样的,所以我选择以摄影作为绘画的一种媒介。

Conversation with Paolo Vagheggi, 1999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47


但我对‘光线’这个词有点异议,我一生至此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光线。我知道有些人曾在某些场合中说过“里希特的作品都与光线有关”,还有“这些画有一种特殊的光线”,但我自己从来都搞不清楚他们指的是什么。我从来不曾对光线产生过兴趣,光线就摆在那里,你要不开了要不关上,要不有阳光,要不没有阳光,我不知道‘光线的问题’究竟是什么。我视它为另外一种同样难以描述的性质的隐喻,那就是'好的(good)'这个性质。

MoMA Interview with Robert Storr, 2002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404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