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表

搜寻

第一批色卡画并不是很有系统,它们是直接根据商业用色彩样本创作而成的,这些作品仍然与波普艺术有关。后来的色卡作品中的颜色则是随意选出的,完全根据偶然挑选的颜色创作而成。后来,我根据一个既有的系统对180种色调加以混合,制造出这180种色调的4种变异。但在那之后,我觉得180这个数字太随意了,所以我又发展出另一个系统,根据一些严格定义的色调和比例发展出来的系统。

Interview with Irmeline Lebeer, 1973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82

我根据三原色的混合,连同黑白二色,调出了特定数量的可用颜色,再把这些可用颜色变成两倍或四倍,产生特定数量的色场,然后我再把它们变成两倍,如此继续下去。但这个项目的完全实现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Interview with Irmeline Lebeer, 1973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82

1,024种颜色的4种变异
为了在一幅画里呈现所有现有的色调,我发展出一套系统,从三原色开始,再加上灰色就可以透过等量的渐变产生连续的逐渐细分。4 x 4 = 16 x 4 = 64 x 4 = 256 x 4 = 1,024。4这个乘数是必要的,因为我想让图像的大小,方块的大小和方块的数量彼此之间保持固定的比例。采用1,024种以上(比方说4,096色)的色调并没什么意思,因为不同色调之间的的差异会变得难以辨识。
不同颜色在方块上的安排是由一种随机的程序来进行的,我想借此获得一种混散而一致的整体感觉,同时又结合了新鲜精彩的细节。刻板僵硬的格子则可以排除形象产生的可能,虽然费点力同样也可以觉察到这些若隐若现的形象。我对人造自然主义的这个面向非常感兴趣,但我对另一件事实也同样感兴趣,那就是,如果我画出所有可能的颜色变异的话,从第一幅画到最后一幅画可能有4000亿光年的距离。我想画4幅色彩丰富的大型画。

Text for catalogue of group exhibition, Palais des Beaux-Arts, Brussels, 1974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91


你在1966年开始画非具象的作品色表时,是不是也和想正面挑战极简艺术有关?那是不是另一个冲突,一种对美国艺术霸权的抗拒,或者是扎根于杜塞尔多夫当地环境中你个人艺术演变的结果?比方说,和遇见Palermo有没有关系
是的,肯定和遇见Palermo和他的兴趣有关,后来和极简艺术也有关系。但是我在1966年创作第一张色表时,那是和波普艺术比较有关系。那些画是颜料色卡的复制,这些画的效用在于,它们是对新构成主义者Albers和其他人的反抗。

Interview with Benjamin H. D. Buchloh, 198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169


1966年时我首次萌生了关于色表画的想法,我对这个主题的关注在1974年的一幅画作中达到,这幅画共有4,096个色场 [CR 359]
一开始我是受到对标准色卡的利用这种典型的波普艺术美感所吸引,我比较喜欢一种非艺术化的,有品味而世俗的色彩表现方式,如 Albers、Bill、Calderara 和 Lohse等人的画。

Notes for a press conference, 28 July 200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517


不久之后,我开始对将我们所见到的颜色进行一种中立而系统化的归类产生兴趣,连带也对这些颜色在画面里偶然的呈现感兴趣。这么做可以让我避免创造出一种流于具象的配色方案,我只需要决定画作的形式,比方说格子的比例和材料的质量等等。如此创作出来的画一般都趋近完美,同时还能传达一种概念,一种基本上是可能画作的数量无限的概念。

Notes for a press conference, 28 July 200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517


关于颜色分类的方法论:
起点是四个纯色:红、黄、绿和蓝色,这些纯色的中间色和不同亮度组合后可以产生含有16、64、256和1,024种不同色调的配色方案。再加入更多颜色并没有什么意思,因为肉眼没办法清楚分辨这些颜色的差异。

Notes for a press conference, 28 July 200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517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