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媒介

搜寻

你什么时候开始在作品中采用镜子?
我记得是1981年,在杜塞尔多夫美术馆。在那之前,我为Kasper König的Westkunst展览涉及过一间镜屋,但那个设计没有真正被建成实体,只是一个设计,四面大镜子的房间。

Interview with Hans Ulrich Obrist, 1993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04


镜子吸引我的地方是它不含任何操弄的因素,就是一面买来的镜子,挂起来,完全不加任何修饰就可以直接而立即起作用。即使冒着显得无趣的危险也无所谓,就是单纯的示范。镜子,尤其是玻璃片系列,是对杜尚的直接反叛,反叛他的《大玻璃》。

Interview with Hans Ulrich Obrist, 1993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304


镜子在你的作品中的重要性越来越高,1967年你创作了第一件镜子作品《4 Scheiben[4片玻璃]》[CR: 160],你和镜子之间有什么关系?你在一份素描上写着:'玻璃 - 象征 (见着一切,却了无理解)'。你的作品中最接近现成品的就是你的镜子作品[…]。你从镜子那里得到些什么认识?
我自身,但我随后立即又了解到一点,镜子和画的作用一样,只是比画更完美。像一幅画一样,镜子显示了不存在的东西,至少不存在于我们所见到的所在。

那么镜子可以是完美的艺术家,是吗?
正是如此。

Interview with Jan Thorn-Prikker, 2004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479


阅读你以前的访谈记录,我注意到一点,建筑这个主题几乎从来不曾被提及。这点有点奇怪,因为在你的展览里,建筑扮演着重要角色,同时你在过去曾经与建筑师有过很多对话。另外还有你自己设计的房子。[…]
建筑是我以前的一种嗜好,显示我有玩建筑材料的需求。搭建起一个架子或制做工具,或设计房屋等等,这些都有一种功能性或社会性的动机。如果社会变迁的风气已发,我立即就会产生建造的欲望,而且我觉得这么做会让我加速或期待我生活中的变化,至少是一种草图。至于我设计的房子,那是一种期待,简单地说就是先盖房子,再改变我的生活。

Interview with Hans Ulrich Obrist, November 2006 SOURCE

Gerhard Richter: Text.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Letters 1961–2007, Thames & Hudson, London, 2009, p. 519


回到上面